2018年岁末杂感

1. 年初发现听力受损,惶惶不可终日,至下半年大概9月之后,才渐渐不再神经过敏。但比起常人,还是神经太大条。频频去看医生。戴耳塞。对各种噪音非常敏感。

这种生活,不只让自己疲累,也辛苦了身边的人。

2. 除了恐慌于自己的健康,也不断地担心身边亲友的安危。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会被我无限放大放大再放大。极少数跟我还有往来的朋友,都不断地被我劝说要去做身体检查云云。

3. 母亲中风后,听力视力都受损,平衡力也不好,常跌倒。脚肿,查不出原因。个性好像也换了个人似的。跟哥哥关系搞得很差。不断怀疑哥哥。哥哥可是跟她最亲的,怎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?所以,在最初的时候,突然觉得眼前的母亲很陌生,像另一个人,而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位。

必须重新建立关系,调适心情,寻找相处办法。

每周上巴生见母亲,但也没什么话可聊。不知聊什么,也没什么可以互动的。只能对着电视机看节目,无所事事的。直到最近,觉得哥哥家实在脏乱得不行,动起手来打理,才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做了。

每隔一两个月就要带母亲到医院复诊,追踪病情。买了台血压计,测量测量再测量。也顺道为自己测量。

今年花在自己以及父母身上的医药费,粗略估计都有两千大元以上吧?

4. 大概年中吧,一天早上接获父亲来电,说头很晕,我要他赶快去看医生。然后冲忙搭计程车到吉隆坡中环火车站,转搭火车回家。联系同事请临时假。在等火车班车时,父亲来电,说看了医生没事了。医生说是耳水不平衡。

当晚回到家,打开冰箱,发现父亲藏了一些针筒。难道糖尿病变严重了?他会不会依照医生吩咐打针?他会打针吗?为何没告诉我们他需要打针?质问下,他说有按时打针。然后,他说脚水肿。不知何来的愤怒,我却坚持不相信,第二天抓了他去医院。测量后,血糖在控制范围内。水肿是因为医生开的血压高药不适合他。于是换了一种药。

这趟回家给我很大感慨,一种感受被放大,那种不舍的感受。很害怕失去父亲。

而父亲已经七十有九了。

也是那段时间,过去一直怨恨父亲的哥哥,对待父亲的态度大有改善。定期回家见他,带他外出吃饭。

七月左右,买了一辆新车,开始定期开车回乡,顺道请父亲吃饭。

5. 年头以来,切断大部分人的联络,减少公开活动。在我身边的朋友,几乎归零。一些人恐怕会以为自己得罪了我吧。其实无关他们,都是因为自己今年遇到太多烦扰的事,不想见太多人,不想理太多事。让心静下来最好的办法,就是把生活圈子缩小,重新整顿自己。

6. 很多人离去,作家、导演、科学家等等。一些相识但不常见的朋友、朋友的朋友等等。在我生命如此低落时期,他们的离开对我都是重大的打击。

希望在超越界的他们都得到安息。

7. 509大选把巫统给拉下来,政局动荡,看到太多道德魔人,也看到太多趋炎附会的人。要如何在现实与理想中紧抓原则,不容易的事。深觉自己在政治知识方面不足。对未来也不乐观。

8.近年尾,赶紧报名博班。

9. 期望明年一切大顺大利,自己、她、我们身边亲友健康、平安、幸福、快乐、长寿、吉祥如意、互相相爱、百年好合、年生贵子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感想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