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话与理性的历史叙述——观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
李安新作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,故事讲述印度少年派随家人乘船搬迁到加拿大,船只载上父亲动物园的动物。一日海上遇暴风雨,船沉人亡,派幸运获救,救生船上另有老虎、鬣狗、人猿和斑马。鬣狗杀了斑马和人猿复遭老虎所杀,此后派就在茫茫大海上与老虎共度患难。

朋友说,这是一部讲述印度自身的故事的电影,个人甚为认同。电影中所处的印度是法语属地(对印度史了解不深,这大概是虚构的,印度是英殖民地),窃以为可以从后殖民视角切入阅读电影文本。在此仅谈两个部分,其一为命名,其二为“故事的叙述方式”。

关于命名,少年派(Pi)全名是“皮辛·墨利多·帕帖爾”,源自其一位喜欢周游列国并钟爱”收集“游泳池的亲戚。该亲戚在游历各国的游泳池后,最爱的是法国一个名叫“皮辛·墨利多·帕帖爾”的游泳池。电影中的印度属于法语属地,可推想法国是其殖民宗主国。故此,主角之命名本身显示了殖民文化对被殖民者的文化影响。

另一有关命名的,则是电影中的老虎,它本名”口渴“,但在猎人Richard Parker将老虎售卖给派的父亲时出了错,误以为老虎名叫Richard Parker,而猎人名为”口渴“。此一有趣的误解,当然可添为电影的笑料,但此情节的安排,亦可视为是一种对殖民文化的颠覆——而这也是后殖民文学的逆写帝国的两个策略之一。

熟知后殖民理论的朋友大概对知识与权力的关系不陌生。西方殖民者到世界各国”开疆辟地“,其首要进行的,就是”命名“。命名,是知识与论述的建立的初步工作,而知识与论述的建构,其实就是权力的施展。西方人对事物的命名并施展权力,最佳的例子就是红印第安人。据说当初哥伦布航海来到美洲,却误以为自己到了印度,故将当地土人命名为“红印第安人”,此后当地土人就沦为“非人”,任由西方人鱼肉,并丧失自己的身份,成为“红印第安人”。因此,电影中猎人(殖民者)与猎物老虎(被殖民者)因一时的出错,导致名字的颠覆,个人认为可视为是对殖民者”命名“权力的颠覆与抵抗。

支撑所属”逆写帝国“的另一论点,派对自己名字的态度。派的全名,念出来类似英语”小便“,故他自小对此很排斥。为了避免名字带给他的尴尬,他尝试纠正师友们,pi应该念作”派“,即数学中的一个概念。由此,说明派对本身名字的胡乱命名(游泳池之名,并被人嘲笑为”小便“)的抗拒,但他不彻底否决殖民带来的文化,从他接纳数学中的概念即可得知。

其次,是关于长大后的派向洋人小说家、日本调查员讲述自己漂流的故事时,所采用的两个版本。第一个版本,也就是电影的主线所呈现的,派与老虎度过了一段很长的日子,并且遭遇了很奇幻的故事。另一个版本,则是派面对日本调查员的调查时,先说了第一个奇幻版本,后因对方不信,而又说出另一个版本,此版本中没有动物,救生船上只有派、母亲、受伤的佛教徒水手和厨师;厨师杀害了受伤的水手和母亲,而派则杀死了厨师。而后来派跟洋人小说家讲述到这第二版本的过程时,小说家即刻指出,受伤水手其实是断脚斑马、母亲是人猿、厨师是鬣狗,而派则是那只老虎。经小说家此问,派乃道,他所说的两个版本,所涉及的事情,如沉船、家破人亡、漂流、痛苦,种种皆属事实。而小说家对此也认同。好了,问题来了:何以电影要展现两个不同的版本?

第一个版本显然非常奇幻,乃至荒谬。而第二个版本却很真实(真实得来却让人难以接受人性的丑陋)。而这就是上文提到的“故事的叙述方式”,在此或许将它更换为“历史叙述方式”,未为不可。

印度向来被早期东方学者视为没有历史的国家,而只有所谓的神话史,因为他们的历史都是非常奇幻,非常神话;故,在此主流视野之下,东方学者会认为佛教的释迦牟尼佛是虚构人物,也就不难以理解了。而第一个版本显然是意指印度的神话式历史的叙述。而第二个版本则显然是更符合现代人理性要求的历史叙述方式。

既揭开了此二叙述之异,则作者/导演对此持何立场?

导演的立场似乎并不明确,在电影中没有很直接的表达。派的两个版本在后来并没有被检视,并且也无从检视,换言之,那段故事的真假,只有派本身知道。而派,在叙述两个版本时,都情不自禁地落泪,以致观众无从得悉他是否在哪个版本中撒谎,因他都投入了足够的情感。更为重要的是派对小说家的一番话,如上所说的,整个事件中,沉船、家破人亡、漂流、痛苦,是真实的。因此,从此来看,作为延伸,印度的神话式历史,虽然充满各种神话、奇幻成分,但它仍然有其真实一面。此外,派的漂流故事,不管是第一个神话版本,或第二个人们所能接受的版本,都是不可被追溯的,因为历史的第一现场是没办法重演的。故此,真假难辨。而我们所谓”人们所能接受“的版本,也许是受限于人类有限的经验,而拒斥了超越经验之外的”奇幻“,此亦未为不可。最后,且让我们回到前文谈”命名“时所提到的”逆写帝国“策略。若此论点可证,则可见此电影文本本身是冲着颠覆殖民而来的。既此,则当然是对东方学家以理性至上的历史观有所不认同的了。

小说家是派的听众,他对此二版本的故事的态度,值得一提。派说了两个故事后,问小说家意见,他喜欢哪个版本?小说家的答复是,喜欢奇幻的版本。这非常有趣,它也许代表了导演的意见,乃至代表了许许多多文学家、艺术家的意见。至于它是否也代表你的意见,就看你如何思考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聊斋评论 and tagged 影視評論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4 Responses to 神话与理性的历史叙述——观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
  1. avatar sea says:

    从名字与历史角度切入解析这部电影,给了我更深一层的体悟……

  2. avatar Jeng says:

    教主很厲害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