歲末又雜感2015

一如過去,年初定下的目標,大部分都已經忘記了,所以完成與否根本就不是有意義的問題了;至於那些清楚記得的目標,則都沒辦法完成。

1

二月份跟老闆投辭職信,四月恢復自由身,但也意味沒有收入,靠僅有的積蓄過日子,一如過去每次恢復自由身時的情況一樣,本想要好好善用多出來的時間,卻會不小心踏入地獄,在無限循環的噩夢中不斷輪迴。時間都浪費給這些事情了,沒什麼時間好好讀書。

後來去應徵了一份工作,六月十五日開工,兩年合約,從此展開了每天搭公共交通上下班的日子。工作環境相當滿意,除了情緒過度低落或身體狀況真的不行,否則都是在讀書。原本都在獨立的研究室裡工作,除了自己就是書本和電腦。後來還是忍受不住那種孤寂——上班下班都是一個人的日子實在難熬——跑到樓下的圖書館去,可以和其他圖書館同事一塊,儘管我們都沒說話。常會碰見來訪者。偶爾累了就看看窗外的大樹,或者伏在桌上睡覺、胡思亂想。但讀書的速度很慢,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我的專注力還是不太好,而這又跟體力精神有關。

為了改善體質,也去健身室加了個會員,原本計劃是每天晚上或隔一天就要去報到。但體力真的很差勁,做了運動第二天都會透支得無力工作。所以只好隔兩三天去一次,且每次都不可以做得太激烈。

大概四月五月期間,去月樹上緬甸語文課。總覺得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裡,在這個大家都認同於多樣化的社會裡,推動語言學習的力量不應該僅僅局限於國家和資本,民間社會也應該負擔這份責任。換言之,這應是公民社會的功課之一,其可能性在於對抗國語和國際語——換言之,即所謂的核心語言——所形成的上下等級的語言關係,從而使得各種語言都有機會成為公共領域的語言,換個說法即促成一種互動頻密的多語公共領域。如此一來,則每個具有不同語言能力的人,都有機會實現作為政治公民的義務。然而,這往往為許多人所忽略,大家都愛談跨族群(選舉政治的考量),而不去談這背後的核心語言所形成的等級化語言關係/結構的問題。就某個程度而言,所謂核心語言不僅僅是指英語和馬來語,也包括了華語——這一方面指的是它與福建話、廣東話、潮州話等語言而言,另一方面也可以指其他更為弱勢的語言而言。

然而對語言的思考——它從去年開始一直干預我、困擾我——卻一直沒有多大的進展。究其根本,乃在於一些概念無法得到很好地梳理,尤其是語言與個人之關係,然後作為此關係中之個人與其他人之關係,最後這一群體與其他群體之關係,乃至於語言與真理之關係。

2

無力感。就好像一個坐在候補席上的替補,未上場前一直認為自己可以的,有機會上場了,卻發現自己有心無力。速度,閱讀的速度,思考的速度,書寫的速度,都很緩慢。一直有想死的感覺(死了,我這次真的完蛋了完蛋了)。缺乏自信。不斷地自我否定,然後站起來,之後又被自我否定。如此循環不止。

3

距離。有種錯覺以為接近了,卻又遙遠了。其實,這個世界是不是我腦補出來的呢?它從來都是虛假的,不真實的,夢幻的……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理解這個狀況。有段時間,在距離——實質的距離——增加之後,身體出現了很多小狀況,感冒、乏力、不起勁。是的,我的生命力已經越來越乏力了。

有陣子以為距離又接近了,當然那其實也是幻覺,是我腦補出來的。

4

體重好像也維持著舊數字,只不過不懂為何肚腩好像變大了?

肚腩是年輪,一年長一圈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。

5

其實我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。就好像離開了陸地,在一艘破爛的船上航行,本來依靠著那天上的星星作為坐標,然後漸漸地也迷糊了,也不知道是否要繼續相信那天上的星星的指引了,在茫茫大海上迷航了。想說很快,很快就會到彼岸了吧,在海上漂泊不過是暫時的過程,不是永恆。

而我這一刻,其實已經絕望到,幾乎相信,在海上漂泊不是暫時的過程,而是永恆。

 

 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感想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歲末又雜感2015

  1. avatar 孟岗 says:

    即便是在海面漂泊,那也因为你是海豚;如果水压太过孤寂,就跳上海面呼吸,看看蓝天的样子。
    大海和蓝天都是你的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