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雨

幾年前到台灣公幹,狼狽地把任務完成後,約了在當地唸書的朋友,在台大對面的公館會面。印像中午餐吃了新疆的大盤雞,下午茶則是鼎泰豐,吃得肚皮都快撐破了。

兩人輪流當騎士與乘客,騎著瘦弱的小藍,穿遊於公館的各個書店。記得在一家破落、沒冷氣的老舊書店,找到一本後現代主義理論家詹明信的書。付錢時,老闆語重心長地說,這是本好書,一定要好好地讀。

多年來,書一直擱在書櫃陰暗角落,後來也不懂丟去哪了。

那天還參觀了台大圖書館,朋友領我到一個裝橫奢侈、華麗的展示區,猶如置身古典時期的歐洲貴族書房。

拍了幾張照片存念,也不知藏到哪裡去了。

去看日式老舊房子。喝豆漿。買禮品,鳳梨酥或芝麻餅,當手信送同事。

忘了晚餐吃什麼,只記得當時倆人都沒要結束的意思,商定好約另外幾個朋友出來喝酒。幸或不幸,大家都不得空。酒興起,不想就此打住,就搭巴士到市區另一邊的一家酒場續攤。

走出巴士,天色無預警地暗下。時間不過傍晚五六點鐘,卻有八九點的感覺。時間感的嚴重錯置,帶來些微的不安和惶恐,總覺得會有意想不到的事將發生。

街上寂靜無人,昏黃街燈垂照地面。倆人肩並肩地走在行人道上,伴隨著輕盈的腳步聲,被各種話題,輕鬆的、玩笑的、日常的、八卦的,圍繞著。

天空驀然飄起雨。雨絲很細很細,灑在身上,沾不濕衣物。僅停留在毛髮上,呈一顆顆小小的、小小的水珠。

抬頭看那街燈映照出的雨的軌跡,以傾斜的角度,徐徐地滑入凡間,完成一次淒美的降落。

好美的雨。

心中的忐忑也一洗而空。

朋友沒有賞雨的雅興,連忙從書包掏出雨傘,動作利落地迅速撐開,就像魔法師打開保護罩,把兩人收入以傘的邊緣為界限的結界,阻擋一切不祥之物的侵入。

“雨有毒。”朋友說。“這是酸雨。”

X

盡興後,我們沿著來時路走回去。酒量淺,紅漲著臉。搖搖晃晃、歪歪斜斜地走。來到人潮熙攘的街道,把朋友拉住,說不太行,得休息休息。

我們靜靜地在路邊歇息,任行人經身旁走過。倆人周圍彷彿築起了一道隱形的牆,把一切雜音隔絕在外,斷斷續續地、不受干扰地聊我们的话题。課業、論文、苦惱、八卦、生活。兜轉於核心話題的邊緣,剎車、前行、後退。終究無法駛入中心。

後來我們各自搭巴士回去,結束了那天的台北一日遊。

從松山火車站出來時,看到星空上掛著一顆明亮的星。眨呀眨、閃呀閃的,像在說些什麼。

我不懂星際間的語言。但我知道,那星光穿越恒河沙數的寂寞星系來到地球時,已是千百萬年以後的事。我看到的是一個在原來世界已然消失的景觀。

而那次在台北的漫遊,也已是五六年前的事。我想起的,也是個已經消失,不再可能复歸的過去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感想 and tagged 生活記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